2015年01月22日

久久無法回歸平靜


從剛剛上大學到現在,將近三年的時光,Dermes價錢說長不長,說短也不短,短短的旅途,卻留下了我一生中諸多的回憶,有時真的想停下腳步,深深沉湎,但身後卻沒有了歸途,實屬人生的無奈,讓人淡定的內心總是會時不時的激起絲絲漣漪,淡淡的哀愁,有誰能懂?

花開是一種絢麗,花落是一種銷魂,很多個寂靜的夜晚來臨之時,我總是喜歡一個人,靜靜的側臥在床頭,看著夜色一點點的彌漫開來,慢慢地將自己籠罩在幕靄之中,感歎大自然造物的神話,聆聽大自然風之律動的氣息,同樣的地方同樣的感覺,Best Hair Removal Centre在不同的時間裏卻可以變化萬千,如夢似幻。一眼凝眸望穿了秋水,隔斷了奈河,醉花遲落;一聲咿語輕出於夢裏,回蕩在心房,癡月嬌容,仿若一縷青絲滑落素指,纏繞住情殤,戀水輕柔……可我仍然走不出夜的寂寥,也走不出絕望的深淵。

在山是一種豪邁,在水是一種溫柔。紅塵的牽絆有千萬種,我只鍾情於一種,那就是你似曾相識的背影,雖漸行漸遠,卻早已烙印在心底,在你轉身的瞬間,我已註定要背負一世夕陽,古道滄桑為愛漂泊,哪怕這只是一味的單廂情願,因為有愛世界才如此的美麗,愛過,或許此生便可無悔……

煙雨人生,誰欠誰一世情緣,最好脫毛中心
誰許誰半世琉璃,人生路上有你陪伴,我已知足,或許這樣才會讓心靈輕鬆上路,安守心靈,感知雨露的柔媚,欣賞秋葉之靜美,靜曆漫漫紅塵,觀若夢浮華空嗟歎…
posted by jujuuu at 15:53| Comment(0) | 瑪花纖體 |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

2014年06月13日

異城的湖



多雲的天氣,在這座城市是很少出現的。大都是陽光和雨僱傭服務。陰天在此時顯得極為珍貴與可愛。在這一天,我獨自一人,伴著帶有夏天味道的微風,這異城的湖再次將我邀約。

第一次看到湖,就是在這座城市。以前看過不少有關湖的詩句,覺得湖有一種美妙奇特的意境。當讀到“湖”這個字時,有一種說不清的溫馨與詩意湧上心頭。初中時張岱的《湖心亭看雪》更給了我浪漫的遐想和無限的期待。然而,在我18年的時光隧道裏,湖始終未見其影子,直到第19年,湖水在一座陌生的城市平靜地呈現在我面前。

這座湖叫艾溪湖。第一次是和幾位朋友一起去的。當植髮失敗時已是冬天。我們在考試前夕決定放鬆一下。於是不顧天氣的寒冷,結伴來到湖邊遊玩。那天大霧彌漫,朦朦朧朧。遠處的一切物體都被一層白紗給遮住了。我不知道世上是否真的有天庭,如若有,仙境也就是這般吧。大霧持續了很久,中午才漸漸消散。湖在霧的籠罩下,使我們很難看清它的真實面貌。待大霧退去,因為時間原因,又不得不離開。所以,那天看到的是艾溪湖在濃霧籠罩下的情景。但那朦朦朧朧的仙境依然是浪漫的、詩意的。沿途,我們拍了許多照片。夢幻如仙境的湖泊與真實坦誠的友情一起放進了我記憶的相冊。

第二次是我一個人去的。那次,萬裏晴空,白雲在那藍色島結婚的螢幕上演繹著屬於它的自由。我終於與真實、清晰的湖遇見了,湖水平靜,無波瀾,在太陽溫和的照射下泛著金光。樹木上的葉子早已不見蹤影,在地上卻能瞥見幾片黃葉,僅僅幾片。只有幾棵常青樹還依然挺立著,增添了一絲生命的氣息。依然是那個冬季,我想,如果那時下雪,那情景應該就可以真實地領略到《湖心亭看雪》的意境了。然而,當這座城市下起紛紛揚揚之時,我早已回到故鄉,在親人愛的柔波裏消融著我離家數月因思鄉而帶來的濃濃愁思。

今年暮春時節,我是和一個人去的。其實今年我去艾溪湖的次數最多。每一次都有他的相伴。我們時常漫步湖邊,那時的我們有說不完的話,人生、理想、信念都是我們涉及的話題。有時也沉默,沉默不代表尷尬,而是兩顆心沉靜下來的寧靜。我們靜靜地給一處景拍照、靜靜地欣賞湖水的波瀾壯闊、平靜安寧、我們聆聽一棵樹的花開、感受一朵花的溫柔。後來和他來過多次以後,話題漸漸少了,我覺得他變了,他也覺得我變了。卻道是,風景依然,季節依然,人心已不復當初。於是,在淚水流下的時候,嘴裏默念完:“人生若只如初見,何事秋風悲畫扇。等閒變卻故人心,卻道故人心易變”而後輕輕道一聲再見。從此漸行漸遠,天涯陌路,永不再見。在以後,我還是經常去那一片湖,一個人。也許他也會去,或一個人,或身邊已有一位翩翩佳人。只是我們再也沒見到彼此。即使再見,不過雲淡風輕說一句:“你也來了”微微一笑,然後擦肩而過。
posted by jujuuu at 11:56| Comment(0) | 瑪花纖體 |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

2014年05月16日

陶醉著回憶的眼膜



人生,時時刻刻都在經歷生活,只要去斑生命不結束,它就不會停,絲毫不會變更的規律,好像生活中的點點滴滴都是註定似的,猶如春水般,滋潤永遠是曾經的曾經。不知走過了多少風風雨雨,腦海裏總是留下遺憾和悲傷,多少快樂與悲傷的交織,在美好的夢裏總是繪製出離殤的場景。

想起這些年的點點滴滴,不知道該懷植髮失敗念哪一些,已不知那時的他們在何方,過得怎麼樣?那是我們的故事,屬於我們的時光,只不過是曾經的曾經。一世的繁華,三世的離殤。我無力腳步,在這繁華裏走走看看,是否能找回曾經的點滴。故事始終不會結束的,不知不覺中故事殘老了我們的容顏。

相遇是多麼的匆忙,離別是多麼的悲傷。昨日的繁女傭華成為今日的殘缺,記憶總是繪製不出當初光彩。過去的過去,永遠回不來,總是放不下那刻骨銘心的畫面,不能將它留在身邊,刻在記憶裏。太多的遺憾,太多的不情願,太多的無奈,我們是無力挽回的,只能將它隱藏在黑夜裏,獨泣難眠。這就是我一世的繁華,多麼的多彩妖嬈,又是多麼百般的無奈,有著訴Maid Agency不盡的離殤,有著不堪回首的回首,永遠都是殘缺的,悲傷的。
posted by jujuuu at 16:18| Comment(0) | 瑪花纖體 |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